返回加拿大也有好幾天了

 

今天才鼓起勇氣, 拿起電話打到台北的養護院

 

想和老父親閒話家常

 

我知道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

 

但心中還是期待奇蹟會出現

 

 

電話的這端我大聲的自說自話

 

但電話的那端就是默默不語

 

我知道, 老爸是聽得到他女兒在與他說說笑笑

 

他只是懶得去應和我

 

我知道, 老爸是吃得下, 睡得著

 

雖然寂寞, 但他也不太需要別人去打攪

 

我知道, 我不需要為老爸常跌倒而擔心

 

因為他整日坐在輪椅上, 早已無法站起來

 

我知道, 我也不需為老爸無端的發脾氣而掛心

 

因為他早已四大皆空

 

30年前, 母親過世

 

父親就安排好將來要與母親永久在一起的墓地

 

但三年前, 墓地被徵收, 被迫遷移

 

我知道, 在老爸還有記憶的時候

 

我帶他去看了日後的新居所, 了確了他的心願

 

我知道, 我為老父親做的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我只有用 "力不從心"來自我安慰了



    全站熱搜

    璞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