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舟泊煙渚, 日暮客愁新


野曠天低樹, 江清月近人


(孟浩然)


 



 


回台灣已三天, 天天往醫院看老父親


父親再度住進醫院至今有二十多天


老人家整日都在沉睡中


任我如何的喚他


他偶有皺起眉頭


但總是再繼續睡


 



 


看著父親的臉頰


平靜, 安祥, 好像沒有一絲痛苦


還不時的發出微微的打呼聲


好像是個愛睡的嬰兒


讓我不捨把他吵醒


 



 


無法再為父親做任何事


只有在他耳邊輕輕的呼喚


 



 


可愛的老父親好像知道女兒回來了


今天終於張開瞇瞇眼看我一下


好, 好...兩聲來回應我


 



 


 


 


 


 


 


  
 
           
 
 
 
 
 

    全站熱搜

    璞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